搜狗上市:13年砥砺,风光无限

  文/阑夕

  随着组建14年的搜狗颁布发表将启动赴美IPO,即将到不惑之年的王小川再一次站在了舞台中央。

  互联网圈内常有“南有张小龙,北有王小川”的说法,不过比拟于1969年出生的张小龙,1978年出生、尚且不满40岁的王小川倒是当得起“少帅”这个称谓。

  与张小龙不同的是,1996年张小龙便靠Foxmail一举成名,成为当时不大的中国互联网圈的明星程序员,而此时的王小川刚刚带着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比赛金牌的光环保送到清华大学。

  在阿谁互联网到处都是处女地的时代,这批怀揣计算机抱负的年轻人,做出人生选择的容错率被大大拉高,而王小川则选择了曾经一度是中国最大校园交友网站的ChinaRen,并随着ChinaRen被搜狐收购而进入搜狐,继而有了后来搜狗的故事。

  2001年电影《大腕》中曾有一段幽默的台词,“他们搜狐,我们搜狗,各搜各的”。而在2003年,擅长营销的张朝阳便真的借势把“搜狗”品牌做了出来,目标则直指当时羽翼尚未丰满的百度,扛起搜狗这杆大旗的人则是刚刚硕士毕业,正式加入搜狐的王小川。

  在张朝阳眼里,搜狗是“战略级产品”,而作为搜狐孵化的诸多项目中的一个,搜狗成立之初的前几年不可谓不坎坷。成立之初只有12个兼职员工,立志打败百度,但百度却在搜狗成立两年之后上市,并在PC时代追步坐稳中文搜查的头把交椅。

  王小川的搜狗并没有在那段互联网历史中留下什么浓墨重彩的记录,媒体人林军在其横贯中国互联网1995-2009年的《沸腾十五年》一书中,2003年那一章中提到了诸多或如今功成名就,或后来偃旗息鼓的诸多知名互联网公司,但却漏下了王小川和他的搜狗。

  与傅盛“在这个战场机会不大就转战其他战场”的理念不同,王小川更乐意在原有的地方不绝地改进,在他看来,“拒绝一条新的道路,留在原处其实才是一条更为艰难的路”。于是就有了王小川接纳马占凯用搜查引擎做输入法这一产品设想的故事,而当时的马占凯还只是太原一家国企的机械设计工程师。

  输入法一直都是一个展现中国式创新思维的产品,因为只有在文字系统与拉丁文体系完全不同的东亚国家,用户才会因为无法直接使用“QWERTY键盘”,而借助第三方输入法产品进行转化。输入法尽管只是一个工具,但却是刚需。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搜狗输入法无论是在PC端,还是仪畀端,都成为了仅次于微信、QQ量级的产品,在PC端甚至已经超过QQ。搜狗输入法这一流量入口的诞生,也让王小川后来的“三级火箭战略”成为了可能。

  如果将历史再往后推10年,人们总结这一波互联网史时,恐怕再也不会忘记搜狗与王小川,以及由他提出的“三级火箭战略”,它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或许早已超过了被周鸿祎奉为圭臬的“免费”理论这一舶来品,即便是周鸿祎最璀璨的成就——360搜查闪击百度,也是基于三级火箭的模型。

  以工具(输入法)带动浏览器,再以浏览器的导航页作为搜查的入口,这一战略让搜狗在PC端搜查引擎的竞争中快速上升到第二位,打破了原本只能依靠作为门户网站的搜狐导流的自然局面。

  但三级火箭仍然有着它的问题,那就是每一级之间庞大的流量转化损失,让搜狗即便是在输入法端几乎实现了垄断地位,在搜查引擎上也只能能实现10-20%的市场份额。

  茨威格在其名作《人类的群星闪烁时》中曾写道,“一个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一个人类群星闪烁时刻出现以前,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谓地流逝而去”,而王小川则一直在等待着属于他的阿谁时刻到来,隐忍、蛰伏,甚至在阿里、腾讯、360、这些互联网巨头之间辗转腾挪。

  仪畀互联网则给了王小川这样的机会,一方面背靠腾讯生态,搜狗不仅仅是在流量端得到了腾讯的支持,并且能够不休占据更多优质且家的搜查内容源,例如微信公众号内容。

  2014年8月,搜狗正式上线十周年,腾讯颁布发表将微信公众账号的内容数据家开放给搜狗,搜狗则推出“微信搜查”。在发布会上,王小川不无感慨地说“这是搜狗第一次能够做对手做不到的事”。

  在仪畀互联网时代,承载着用户社交关系的微信正在成为最大的信息孤岛,而搜狗正在努力成为连接这个孤岛与外界的那一座唯一的桥梁。

  王小川曾这样预测搜查引擎的终局,“将来只有一半的搜查发起在浏览器搜查框中,另一半的流量在浏览器之外。并且,有时一个问题,机器回答不了。这时搜查就不是找答案,而是转而去找能回答这个问题且你能相信的人。”,时至今日,王小川坚信“搜查的将来就是问答” 。

  与此同时,2016年,整个搜查行业均受到了医疗搜查的波及,百度名利双双受损的背后,相反搜狗却扛起了大旗,做出了明医搜查,聚合权威的知识、医疗、学术网站,让用户明明白白看医生。

  据CTR报告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搜狗搜查以33.5%的全终端总覆盖规模占比位列第二;同时,在全终端的流量份额达到了16.9%,稳居市场第二。

  仪畀带来的格局重构和人工智能的兴起,为搜狗赋予了更大的故事,这也让其在本钱市场眼中变得更加“性感”。在年初接受采访时,王小川还曾表达并不急于上市,但“最终还是要交作业的”,而本钱市场仿佛也表示得格外欢迎这位成就优异的学生,于是IPO成为了顺是铠为的事情。

  真实的故事,有时候反而精彩得连小说都写不出来。而对于搜狗而言,厚积薄发这个形容词或许再合适不过。王小川曾用六个字总结过他的经验,“不要看得太远”,于是我们看到的他和他的搜狗很少喊大的标语,而是按照着本身的节奏和战略一步步从PC互联网走到仪畀互联网,并在向着人工智能继续前行着。

  在人工智能的风口上,王小川也显得比对手更加谨慎,尽管表态综艺节目为搜狗的AI机器人站台,也同样把AI看做搜狗接下来紧要的机会,但王小川的人工智能之路仍然都是围绕着搜狗已有的业务——搜狗将搜查升级到问答系统,将输入法升级到对话系统,再通过翻译技术,让华语世界与全世界连接。让搜狗的产品继续帮忙网民表达和获取信息更简单。

  故事有很多,但王小川有着本身的技术信仰。

  “一个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在人生的半途、富有创造力的壮年,发现本身此生的使命。”茨威格的这句话放在王小川身上仿佛再合适不过。(微信公众号/techread)

分页:123